奇幻星戰稿:超越電影的世界

(by 賴宗鴻 Luke台大電機BBS星際大戰版140.112.18.32 )

回星戰電影資料庫

 

    歐比王不是在【帝國大反攻】中說尤達是他的師父,可是為什麼在【威脅潛伏】中他的師父卻是是金魁鋼?路克•天行者的藍色光劍不是在雲之都和達斯•維德的對決中隨著他被砍斷的手一起遺失了,為什麼在【絕地大反攻】中他又拿了一把綠色的光劍?韓•所羅和莉亞公主的戀情到底有沒有美好的結局?帝國是不是在皇帝死後就跟著投降了?

看完星際大戰的電影之後,除了感嘆喬治盧卡斯無限的想像力和奇妙的電影特效之外,這些問題是不是也曾浮現在您的心中?或是您對某些配角特別感到興趣,想要知道更多關於他們的故事?還是您看完電影之後覺得不滿足,想要知道更多的傳奇和冒險?

所有問題的解答都可以在小說中找到。第一本以路克和莉亞公主為主角的星際大戰的衍生小說『心靈之眼的碎片』(Splinter of the Mind,暫譯)在一九七八年出版,為星際大戰的延伸宇宙(Expanded Universe,簡稱 EU)開啟了第一扇門。八零年代出版的『韓所羅大冒險』(The Han Solo Adventures,暫譯)及『藍多大冒險』(The Lando Calrissian Adventures,暫譯)則分別以加入反抗軍之前的韓•所羅和藍多•卡路遜為主角,描述他們駕駛千年鷹號在銀河系中冒險的故事。

九零年代一開始,『索龍三部曲』(The Thrawn Trilogy,暫譯)的出版重新點燃讀者對於那個遙遠的銀河系的熱愛,經典三部曲的英雄們對抗帝國餘孽的拉据衝突繼續在『X翼戰機系列』(X-Wing Series,暫譯)和『絕地學院三部曲』(Jedi Academy Trilogy,暫譯)等小說中交織成令人熱血沸騰的史詩。隨著前傳三部曲的上映,延伸宇宙的世界也同步轉移故事的重心,一方面配合新電影將焦點放在舊共和末期絕地的故事,另一方面則在結束和帝國長年的紛爭之後引進了全新的危機。

星際大戰的小說最特別之處在於雖然每一套小說都是由不同的作家撰寫,但是所有的小說集合起來可以成為一個連續而一致的故事。在作家構思之前盧卡斯影業就全力提供電影和延伸宇宙的所有設定資料,作家之間會溝通彼此的情節和想法,出版社和盧卡斯影業也會做好最後的把關動作,確保小說的故事內容和人物性格不會和其他作品產生衝突和矛盾。

只憑藉電影的知名度是不可能造就這麼多長踞暢銷書榜的小說的,究竟星際大戰的小說有著什麼樣的魅力?歡迎您和我們一起進入這個不容錯過的冒險世界。

 

1. 『索龍三部曲』(The Thrawn Trilogy)

 

    在星際大戰的周邊商品延伸到每個角落的今天,很難想像其實星際大戰也有幾乎遭人遺忘的黑暗時期。對台灣的影迷來說,復興星際大戰的是電腦遊戲『X戰機』(X-Wing),但是對於英美的影迷來說,Timothy Zahn 的『索龍三部曲』(The Thrawn Trilogy)小說才是引爆這一波文藝復興最大的功臣。

『索龍三部曲』的故事發生在【絕地大反攻】的五年之後,反抗軍雖然已經攻下帝都建立新共和國,但是散佈在銀河四處的帝國艦隊實力仍然非常強大,新共和能順利建國的唯一原因是群龍無首的帝國勢力缺乏一個優秀的領導。

然而局勢即將改觀,昔日皇帝麾下有『戰神』美譽的索龍元帥結束皇帝交付的掃蕩銀河邊境的工作後回到銀河的核心,發現世局已變的他迅速整合帝國兵力,重啟皇帝收藏秘密科技的寶庫,然後出發尋找傳說中消失的艦隊,決心一舉消滅新共和。為了達成這些目標,索龍決定和一個半瘋狂的黑暗絕地大師合作,而合作的條件是索龍必須獻上莉亞腹中懷胎半年的雙胞胎。

在銀河的另一個角落,自從皇帝死後一直輾轉躲藏,最後蟄伏在走私組織的皇帝密探,代號『皇帝之手』的瑪菈•婕德終於有機會一報多年來心中的仇恨,完成皇帝對她下達的最終密令:殺死路克•天行者。可是為了達成這個任務,她必須犧牲信任她的忠實夥伴,而且陷入兩難的瑪菈發現她對路克產生一種新的情愫…

一九九一年『帝國繼承人』(Heir to the Empire)甫上市就獲得美國各大媒體的書評一致讚賞,並且雄距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超過三個月的時間。次年『黑暗勢力興起』(Dark Force Rising)以及一九九三年的『最終密令』(The Last Command)同樣也雙雙在評論和銷售兩方面都交出亮麗的成績單。

隨著星際大戰小說發行權的轉移,盧卡斯影業決定趁著這個機會結束反抗軍和帝國長久以來的衝突。由於『索龍三部曲』的成功, Timothy Zahn 很自然的成為替這一場銀河內戰寫下最後一章的不二人選,而他交出的成績單就是『索龍之手雙部曲』(The Hand of Thrawn Duology)。

在『索龍三部曲』之後又經過了十年,昔日的帝國雖然仍保有一部份領地,但是軍隊的實力已經大不如前,因此帝國的最高指揮官培列恩上將在審慎的考慮之後決定向新共和提出停戰協議。他的舉動在帝國內部引起不小的反對聲浪,就在培列恩為了延續帝國的命脈而奔走時,十年前死在他眼前的索龍元帥竟然回來了。

在此同時,新共和內部也面臨建國以來最大的一個危機。在帝國時期一次殘忍的滅族行動居然牽扯到新共和內部頗具權勢的玻森族。對於玻森族需不需要為那次行動負責,新共和內部分裂成兩派。雖然莉亞和韓索羅在雙方陣營之間努力斡旋,但是一場內戰似乎已經無法避免。

從皇帝的資料庫中發掘出的一份資料中一直重複著「索龍之手」這個字眼。事隔十年又見到這個當年兵臨城下的敵方將領的名字,新共和的情報機關自然不敢大意。因此瑪菈和路克前往尋找這個代號背後隱藏的秘密,但是事情的真相遠遠超出他們的想像,而在這段旅程中,他們兩人也終於確認彼此的心意,立下愛的盟約。

在一九九七和一九九八年先後發行的『過去的魅影』(Specter of the Past)和『未來的憧憬』(Vision of the Future)同樣獲得書評和讀者的推崇,也再次讓 Timothy Zahn 的小說的銷售成績遠遠超越其他的星際大戰作者。

憑藉著星際大戰響亮的商標和出版商的強力宣傳,要站上銷售排行榜絕對不是一件困難的事。但是如果小說的內容不夠吸引讀者,卻絕對無法在排行榜上停留太久的時間。Timothy Zahn 兩套小說中細膩而忠於原味的人物刻劃、專業而嚴謹的軍事和政治佈局、獨特且引人入勝的異星場景、以及刺激而扣人心弦的戰鬥和冒險場面,才是讓他的星際大戰小說傲視群倫最重要的原因。

 

2. 銀河鐵翼 『俠盜中隊』(Rogue Squadron)

 

「敵機咬在我後面,我甩不掉他!」

「再撐一下,我馬上到!」

「你到底在哪裡?」

「數到三以後急右轉。一、二、三!…幹掉你了,混蛋!」

    激烈的空戰一直都是星際大戰電影中最吸引人的場面之一。誰不曾想像自己是路克•天行者,駕駛X翼戰機穿過死星的壕溝,發射魚雷一舉炸掉死星?又有哪個男孩不曾嚮往驚險刺激的飛行員生活?

隨著電腦遊戲『X戰機』(X-Wing)和『鈦戰機』(TIE Fighter)的空前成功,星際大戰的小說也進行了一項大膽的新嘗試:一部同樣以『X戰機』為名,沒有電影主角,完全以熱血的飛行員擔綱的系列小說。

Michael A. Stackpole在『俠盜中隊』(Rogue Squadron)系列小說中重建這支由路克一手建立,曾經參與所有反抗軍大小戰役的傳奇飛行中隊,同時創造科倫•洪恩這個擁有原力潛力的飛行高手成為這個系列的主角。新近重組的中隊馬上就得面對工於心計的帝國密情局首腦伊珊•「冰心」•艾撒德(Isane "Ice Heart" Isard),而他們最重要的任務之一就是解放帝都科羅森。科倫和隊友經歷一次又一次的空戰纏鬥後終於讓反抗軍得以在舊共和的首都建立新的國家,而發現自己的絕地身世的科倫也將在肩負起更大的重擔。

Allan Anston 的『惡靈中隊』(Wraith Squadron)系列小說則採用截然不同的模式,他筆下的飛行中隊除了飛行員的飛行技巧,更重視他們的敵後情報作業能力。這支中隊的成立目的是為了幫助新共和對抗帝國的軍閥辛奇(Warlord Zsinj)。惡靈中隊除了滲入敵後大肆破壞之外,他們更扮起海盜和傭兵的角色,一方面掠奪敵人的資源,一方面則分化敵人的組織,從各個角度削弱敵人的實力,然後在最後精采的艦隊作戰中一舉擊潰敵人的艦隊。

細膩的人物刻劃和緊湊的戰鬥場面都是『X戰機』系列成功的因素之一,畢竟以飛行員為主角的小說主要的賣點就是隊友間英雄惜英雄的情感和飛行員過關斬將的飛行技巧,但是真正讓這個系列突出於其他小說的則是兩位作者絕妙的幽默感。他們筆下的飛行員即使在戰鬥時也很少有一本正經的時候,不但想盡方法開自己同僚玩笑,戰鬥中也不忘找機會挖苦對手,而惡靈中隊背離正統的作戰方式本身是幽默橋段的絕佳素材。綜合了所有優點,雖然不是這個系列不是以電影主角為主,『X戰機』仍是歷年來評價最高的系列小說之一。

 

3. 新的威脅、新的希望

 

    在『索龍之手』中,新共和與帝國終於握手言和,結束了將近半個世紀的紛亂。但是正當全銀河的居民準備攜手共創美好的未來的時候,一支來自另一個銀河系的種族突然出現,憑藉著絕對的數量優勢以及優異的生化科技,以閃電之勢攻佔各個主要航道,奴役屠殺佔領區的人民,甚至連經典三部曲電影中的核心人物都不再能屢屢化險為夷,躲過死亡的威脅。

這支種族仇視一切機械科技,這支種族崇尚痛苦和死亡,這支種族將這個銀河視為神賜的禮物,這支種族似乎不存在原力之中,這支種族叫做遇戰瘋(Yuuzhan Vong,暫譯,註一)。

這支種族也是星際大戰小說的版權易手之後,Del Rey 出版社大膽而創新的賭注。由『索龍三部曲』發揚光大的「新共和時期」的小說出版順序十分混亂,往往較慢發行的小說描述的卻是更早的故事,而且作者各行其事的結果也常常使得小說之間的情節相互矛盾,需要在其他的小說中加以彌補才能維持整個延伸宇宙的一致性。因此藉著這個重新出發的機會,Del Rey 出版社決定招集資深的星際大戰作家和編輯,規劃出一個完整的故事骨幹,然後交由在科幻及奇幻界享有盛名的作家撰寫,以『新絕地團』(New Jedi Order,暫譯)為名敘說這一段銀河保衛戰的壯烈故事。

在『主戰線』(Vector Prime,暫譯)一書中,以『黑暗精靈三部曲』(The Dark Elf Trilogy)聞名於奇幻世界的 R.A. Salvatore 為銀河的未來敲響了第一聲警鐘。新共和的英雄們雖然打敗敵人的先遣部隊,在雙方的第一次交手時獲得勝利,然而付出的代價卻是讓星際大戰的主角們和影迷同時失去一個忠實的好友。而當真正面對敵人的主力部隊時,無力抵抗的新共和也只能一路退守,甚至連首都科羅桑(Coruscant)都遭到敵人佔領。但是在這種絕望的時刻中,路克和瑪菈的兒子誕生了,而韓和莉亞的孩子也在舊共和時期的絕地的教導下對原力有了新的領悟。因為他們和許多從反抗軍時代就一直為自由和公理奮鬥的人的奮鬥,這個銀河有了一絲新的希望。

計劃在五年之中連續發行十九本小說的「新絕地團」在今年堂堂邁入最後一年,究竟思想文化南轅北轍的雙方誰能贏得這場戰爭,答案將在年底的『太極原力』(The Unifying Force,暫譯)中揭曉,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星際大戰的世界將會變得更不一樣。

註一:遇戰瘋是資深網友 Zenobia 取 Yuuzhan Vong 諧音的妙譯,在沒有正式的譯名之前,在此暫時借用。

 

New Jedi Order 小說列表

 

Vector Prime

Dark Tide: Onslaught

Dark Tide: Ruin

Agent of Chaos: Hero's Trial

Agent of Chaos: Jedi Eclipse

Balance Point

Recovery(電子書)

Edge of Victory: Conquest

Edge of Victory: Rebirth

Star by Star

Dark Journey

Enemy Lines: Rebel Dream

Enemy Lines: Rebel Stand

Traitor

Ylesia(電子書)

Destiny's Way

Force Heretic: Remnant

Force Heretic: Refugee

Force Heretic: Reunion

The Final Prophecy

The Unifying Force

 

4. 複製人戰爭年代記

 

    在二部曲上映的三個月之前,盧卡斯線上公司(Lucas Online)設置了全像新聞網(Holonet News,註一)網站,以即時的方式和星際大戰的世界同步報導共和國為了對抗分離主義分子而推動的建軍案在共和議會中的最新發展,讓讀者們在進入電影院之前就可以先感受到這股風雨欲來的緊張氣氛。

受到全像新聞網廣受好評的鼓舞,盧卡斯影業(Lucasfilm)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就發動旗下公司以及獲得官方授權的發行商全力投入「複製人戰爭年代記」(Chronicling the Clone Wars)這個企劃,透過跨媒體的方式以不同的觀點述說出這一段縈繞著星戰迷心中二十五年的史詩般的衝突的完整故事。

盧卡斯藝術(LucasArts)公司去年年底在各個遊戲平台上推出的『複製人戰爭』(The Clone Wars)遊戲讓玩者能夠以安那金•天行者(Anakin Skywalker)和歐比王•肯諾比(Obi-Wan Kenobi)的身分和複製人軍團並肩作戰,從陸上和空中打擊機器人大軍。其他屬於年代記計劃中的遊戲也將在今年和明年的電子娛樂展(E3)中陸續曝光。

競技場大戰裡冷靜從容的絕地大師魅使•雲杜(Mace Windu)將會成為「複製人戰爭」系列中的第一位主角,在今年六月發行的小說『破碎點』(Shatterpoint,暫譯)中,雲杜必須回到他的家鄉,拯救潛入敵人組織的徒弟。以其他絕地大師為主角的小說則會在明年陸續出版。

和二部曲的電影小說一起上市的『賞金獵人』(Bounty Hunter)系列兒童小說也將納入年代記之中,透過親眼見到父親被殺的波巴•費特(Boba Fett)的雙眼觀察這個紛亂的年代。在漫畫方面則分別有『共和』(Star Wars: Republic,暫譯)和『絕地』(Star Wars: Jedi,暫譯)兩個系列紀錄每一個成功或失敗的絕地任務。

雖然在二部曲上映之後,全像新聞網的網站就已經停止更新了,但是從今年開始,星際大戰的影迷雜誌 Star Wars Insider 將會接續新聞網的工作,繼續報導共和國對抗分離主義的所有消息。此外,Insider 雜誌也會開始刊登描述小人物在大時代中的掙扎的原著短篇小說。

透過「複製人戰爭年代記」,盧卡斯影業承諾影迷可以和星際大戰世界中的人物一起經歷二部曲和三部曲之間動盪的局勢。星際大戰官方網站將會持續更新這個系列的最新消息,本刊介紹的影迷網站也會有相關的報導。

註一:網址是 www.holonetnews.com,網站的內容在二部曲的 DVD 中也有收錄。

 

5. Timothy Zhan 小傳

 

在為星際大戰的故事撰寫新的篇章之前,Timothy Zahn 的 Cascade Point 在一九八四年獲得雨果獎最佳中篇小說的殊榮,而 Cobra 和 Blackcollar 兩部系列小說則讓他首次晉身暢銷科幻小說作家之列。在九零年代,除了星際大戰的小說之外,The Conqueror Saga 三部曲以及 The Icarus Hunt 都是他廣受好評的作品。

除了喚醒影迷對星際大戰的感情,以及為首都科羅桑(Corusacnt)命名之外,Timothy Zahn 對星際大戰最大的貢獻之一是創造出瑪菈•婕德這個角色,為這個稍嫌陽剛的世界加入一個新的女英雄。在 Star Wars Insider 雜誌的星際大戰人物票選排行榜中,瑪菈是榜上唯一一位沒有出現在電影之中的小說原創角色。

Timothy Zahn 其他的星際大戰作品包括數篇以瑪菈或索龍為主角的短篇小說和漫畫,以及桌上角色扮演遊戲的故事背景設定。他最新的星際大戰作品 Survivor's Quest 將在明年二月發行,而『索龍三部曲』的前傳則預計在二零零五年年末問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