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 和 全 像 新 聞 15:3:02

(by Grand Admiral Yenchin)

發表於 April 20, 2004

回 共 和 全 像 新 聞

 

杜  羅  遭  鬼  飛  屍  攻  陷

 

邦 聯 已 掌 控 重 要 星 系

 

[科羅森波利巴府報導] (BORIBUS, CORUSCANT)

因震驚而鴉雀無聲的共和國觀眾,在位於科羅森波利巴府的杜羅文化中心看著由遭攻陷的杜羅星球所發佈的全像影片,印證了他們最畏懼的事─共和的創始世界之一已落入分離主義者最高統帥,鬼飛屍將軍 (General Grievous) 手中。

杜羅星球表面傳來的戲劇般現場影像顯示著被焚燒的共和國徽,以及繪有邦聯六角形標記的旗幟飄揚在莊嚴谷 (Valley of Royalty) 入口處。

「共和儘管可以讓銀河以為它的中心是安全的,」鬼飛屍在稍早由參議院情報署 (Senate Bureau of Intelligence, SBI) 公開的邦聯傳訊中說,「然而,今天的事件顯示沒有什麼能抵擋我軍的全面勝利。」

SBI 全像分析師確認影像及傳訊都是真實的,未被篡改。今天公佈的其他的傳訊也完全證實先前關於杜羅陷落的報導。

隨著共和的讚揚 (Acclamator)級星艦「創造者」、「鍛鍊者」及「勇猛號」被催毀,最後幾艘共和國主力艦都撤到外圍星系。在拿下杜羅上空軌道的最大中心之一─宅維太空城 (Jyvus Space City)後,邦聯得以降下保護星球的行星級防護罩。從宅維出發的分離主義者轟炸機,接著開始實施軌道轟炸攻擊星球上環繞著莊嚴谷的重工廠。

轟炸造成星球封閉的環境被破壞並曝露在毒性化學品下,使得邦聯的機械部隊輕易佔領星球表面首府。全像影片顯示鬼飛屍將軍強迫憔悴的杜羅代表官胡立丹‧凱格 (Chief Representative Officer Hoolidan Keggle)簽下對分離主義者的降書。

「攻佔地表只是來自將軍的最後羞辱,」SBI署長亞曼‧伊沙德 (Armand Isard) 說,「分離主義者拿下宅維後便已掌握杜羅。」

伊沙德今天在參議院圓廳外召開的記者會中回答了記者們的問題。「雖然我可以向科羅森市民擔保我們的安全,我們要繼續加強警戒及戰備。要打贏這場戰爭必須要有一些不便和犧牲,但我們會一起渡過這難關。」他說。

伊沙德拒絕對於共和海軍部隊的表現做更詳細的說明,特別是關於無法取得附近弩比亞 (Nubia) 的後勤補給。共和援軍的遲頓反應仍在調查中,而羅迪亞 (Rodia) 的參議員歐納康達‧法爾 (Onaconda Farr) 因為是議會行動委員會的科瑞利亞貿易脊防衛小組組長 (Senate Action Subcommittee for Corellian Trade Spine Defense),已經引咎辭職。

議會內部人士猜測,此一行動將導致議長帕斐汀撤除議會中各個「行動小組」以建立一個更穩固,權力集中的戰爭辦公室。

議長辦公室已經授權由特林諾‧史奇德上將 (Admiral Terrinald Screed) 部署科羅森的防衛資源。伊沙德向媒體保證,這些行動並未依據任何關於攻擊科羅森的情報,而是「必要的防備措施。」

記者一直無法和議長辦公室取得聯絡。

 

 

科 瑞 利 亞 人 擔 心 即 將 發 生 的 攻 擊

 

[科瑞利亞節點報導] (CORELLIAN NODE)

由於科瑞利亞貿易脊沿線不遠的杜羅被攻陷,許多科瑞利亞人對於邦聯即將可能的攻擊感到憂心。科安部隊 (CorSec) 在星區中已經進入非常警戒狀態,尤其是針對科瑞利亞工程企業的船廠 (Corellian Engineering Corporation)。

在複製人戰爭開打之前,科瑞利亞便在對抗分離主義者部隊上提供了有限的幫助,製造備用戰艦及協助分佈援助和醫療資源。分析家預測,由於戰事已迫至科瑞利亞邊界,長年來採孤立主義的星區會在戰爭中扮演一個較活躍的角色。

雖然在政治上聲望不高,科瑞利亞在議會中還是有許多有力的盟友。「這無關政治,」科瑞利亞的貿易伙伴瑟恩主星的議員札方 (Fang Zar of Sern Prime) 說,札方長期以來一直和剛‧柏‧伊卜利 (Garm Bel Iblis) 參議員在政治及私下有著密切的良好關係,「這關於幫助有危難的人民。」

其他參議員的支持度卻沒有這麼高,「當我們在杜羅須要他的時候,柏‧伊卜利參議員和他的部隊在哪裏?他不久將會發現,鴕鳥心態終會付出代價。」萊洛的歐恩‧富利‧塔參議員說 (Orn Free Taa of Ryloth)。

 

 

參 議 員 坦 承 貿 易 脊 防 衛 失 職

 

[科羅森市參議會圓廳報導] (SENATE ROTUNDA, CORUSCANT)

情緒激動的羅迪亞參議員歐納康達‧法爾在杜羅遭邦聯部隊攻陷後提出他在參議院科瑞利亞貿易脊防衛小組的辭呈。

「對於我們無法有效阻止可惡的分離主義者攻勢,令杜羅付出代價我深感遺憾。我希望能夠有復仇的機會,但我接受同僚的建議辭去職務。不過,我得說,我強烈質疑 SBI 的判斷力及無意義地持續播放杜羅畫面導致群眾恐慌。」

「現在不是政黨互相指控的時候,」參議院的副議長瑪斯‧阿梅達 (Mas Amedda) 告訴記者說,「程序上絕對有暇疵。我們不會花心思在懲誡上,而是判斷錯誤的來源並預防它再次發生。戰爭結束後再來討論功過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