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ke Lai的NJO Traitor讀後感

(by Luke Lai)

發表於 June 17, 2003

 

回luke的讀後感

 

其實照出版順序,Dark Journey 之後是 Enemy Line 兩本小說。不過Traitor 和 Dark Journey 的性質類似,所以容我先寫 Traitor 的讀後。

在 Solo 家的小兒子和大女兒都擁有專屬的小說之後,這回總算輪到Solo 家的大兒子 Jacen 在小說中領銜演出了。而就像 Jacen 是三人中最深思熟慮的一個一般,他的專屬小說 Traitor 也是整個 NJO 系列中最需要花腦筋閱讀的一本書。這裡指的需要用腦,指的並不是作者的故事編排能力太差,需要讀者用盡心思搞懂事情的來龍去脈,而是指作者在書中提出了許多哲學問題,讓讀者在看完小說之後慢慢思索自己認同的答案。

雖然一般星際大戰小說和電影一樣在分級上都是屬於保護級(PG)或一般級(G),但是由於 Traitor 中對於一些打鬥和受難場面的描繪比較露骨(作者 Mathew Stover 的說法是他已經儘量克制自己了...),因此應該要歸類為輔導級(PG-13)的小說。

單從這兩點來看,就可以知道 Traitor 是一本很不一樣的星際大戰小說。對於這種重口味的內容和幾近超現實的英雄成長旅程,或許會讓一些人覺得很不習慣,但是對於能夠接受這種內容的讀者來說,Traitor是一本在感官和思維上都能造成相當震撼的一本精采的小說。

下面的內容都是 spoiler。

為了完成 Yuuzhan Vong 用 Jaina 和 Jacen 這一對雙胞胎犧牲祭神的計劃,在 Star by Star 的最後俘虜的 Jacen 在 Yuuzhan Vong 的船上被迫接受 Vergere 的「教導」,計劃將他同化為 Yuuzhan Vong。Vergere 截斷 Jacen 和原力的所有聯繫,並讓 Jacen 一次又一次接受無盡的痛苦,藉以教導 Jacen 了解痛苦在 Yuuzhan Vong 文化中根深蒂固的地位,同時也讓 Jacen 自己擁抱痛苦,以及從痛苦中獲得的生命意義。

在轉移到一艘更大的船之後,Jacen 被強行植入 Yuuzhan Vong 的組織,然後和來自各地的人民一樣成為 Yuuzhan Vong 挑選行星種子計劃中的奴隸。十餘個 dhuryam 各自控制一群奴隸,並利用這些奴隸的爭鬥決定 dhuryam 的生存。 Jacen 靠著自己的意志力抵擋 dhuryam 的控制,並盡他所能治療其他奴隸。終於,他和其中一個 dhuryam 達成共識,利用彼此的能力確保雙方的生存。Jacen 幫助那個 dhuryam 獲得最後的勝利,卻發現 Yuuzhan Vong 要用它來將 Coruscant 改造成Yuuzhan'tar,他們在這個銀河系的新家。

在這個 Jacen 成長的星球上,Vergere 跟隨著他四處漫遊。他們去了昔日絕地聖殿的遺跡,也回去過 Jacen 往日的家。一路上,他們看見許多無法逃脫的人民在 Yuuzhan Vong 改造行星的工程中掙扎求生的痛苦情形。而 Vergere 也趁著這些機會繼續教導 Jacen 關於 YuuzhanVong,以及原力本身的知識。無法承受這麼多違背他自幼所學的道理,Jacen 讓憤怒控制了他的行動。雖然他在最後一刻控制住自己,但是他也決定接受 Yuuzhan Vong 的生存哲學....

Ganner Rhysode 給了自己一個任務,為了向新共和證明這個世界還有希望存在,他出發尋找 Jacen 的下落。幾經努力,他總算找到了Jacen,並且讓 Jacen 和 Vergere 逃出 Yuuzhan'tar,但是卻也付出他自己的生命為代價。

Vergere 這個舊共和時期的絕地,又在 Yuuzhan Vong 的社會中生存了許多年,對原力有許多獨到的見解。她教導 Jacen 的方式從某方面來說,非常類似當年 Yoda 教導 Luke 的方式。當然,Vergere 的方式比Yoda 極端許多(而且也沒有 Yoda 那種幽默),但是他們都不會直接將解答灌輸到學生身上,而是透過迂迴的方式讓學生自己去思考,自己去找解答。而且就像 Yoda 讓 Luke 走進樹洞面對自己的恐懼,Vergere也數度將 Jacen 逼到極端,讓他能獲得新的領悟。在這兩個導師的心中,在跌跌撞撞中的親身體驗或許是最有效的教學方法。

Vergere 帶給 Jacen 最大的兩個震撼其中之一是 Yuuzhan Vong 或許也包含在原力之中,只是這個銀河的生物還不知道感覺他們的方法。透過 Jacen 被短暫植入的體驗,他獲得了感覺 Yuuzhan Vong 存在的能力。他也利用這種能力和改造 Coruscant 的 dhuryam 溝通,要它在執行工作時隨時製造一些小混亂,讓 Yuuzhan Vong 學習凡事無法盡如計劃的道理。

而 Vergere 帶給 Jacen 的另外一個震撼是,原力並沒有光明面和黑暗面的區分,兩者的區分完全取決於原力使用者本身。當然,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道家的太極生兩儀的道理的我們,對於光明面和黑暗面是原力一體兩面的說法不會太陌生,但是在非常強調光明和黑暗兩者的分界的星際大戰的世界提出這種說法,還是會在讀者的心中引起一些異端邪說的感覺。或許這只是 Vergere 個人的觀點,或許這是絕地的哲學中不可被碰觸的禁忌,可惜的是,從 Traitor 出版到目前為止,並沒有小說繼續探討這個議題。

在把主題拉回 Jacen 先談談 Ganner 吧。開始時他像 Kyp 一樣是個追求名聲和勝利的熱血 Jedi,但是在戰爭中學習了 Jedi 保護者的本義。而他在 Traitor 最後守住大門大戰 Yuuzhan Vong,讓 Jacen 和Vergere 能成功逃脫的行動,以及他那一句豪氣干雲的「None shallpass!」,都將讓他在讀者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從 NJO 一開始,Jacen 的角色和 Anakin 比起來並不是十分討喜,他反覆推敲絕地哲學和拒絕使用原力的做法在星際大戰的世界中和真實世界裡都引起許多責難的聲浪。但是對於自我的懷疑,追尋信念,以及透過最艱難的學習過程增加對敵人和自己的認識,不正是英雄在成就英雄事蹟之前必須通過的試煉嗎。在 Traitor 中深入敵陣的學習過程,讓Jacen 確立了在 NJO 系列中的主角地位。(其實這件事早就有機可循了,Balance Point 和 Star by Star 兩本精裝小說的書名其實都是書中透過 Jacen 的嘴巴說出來的呢。)

那麼,書名指的叛徒到底是誰呢?是 Jacen 這個接受 Yuuzhan Vong的哲學,對原力有新見解的絕地?是 Vergere 這個在 Yuuzhan Vong的社會埋身數十年後和 Jacen 一起回到新共和的舊共和絕地?亦或是那個接受 Jacen 的建議,有了自己主張的 dhuryam?誰是叛徒,他們又背叛了什麼,作者 Mathew Stover 留給看完小說的讀者更多的思考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