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復製人戰爭小說系列 - Shatterpoint

(by Grand Admiral Yenchin 轉載自 galactichunter.com Denise 的 Shatterpoint 讀後感想)

發表於 August 04, 2003

回書籍評鑑

 

在寫這篇回顧之前我曾寫過一個一又四分之一頁長的稿子,把它放棄掉,把這項工作擺一邊幾天才再度開始動筆,我幾乎不知道如何進行。在 Shatterpoint 中Matt Stover用戰爭, 欺騙, 劇情的突發事件, 和密集的心靈追尋編織成了複雜故事; 絕地哲學很少面對如此嚴重的考驗,決定要包含什麼是一個困難的工作。

Shatterpoint 的敘述使用多種文學風格的結合: Mace Windu 的個人日誌散置著第三人稱敘述。這允許讀者不會經由突兀的第一人稱敘述,經歷Mace之所以為絕地大師的技巧和智謀, 但仍然能夠見識絕地在危機中的沉思。這些沉思以及其被呈獻的方法正是Shatterpoint切中要害處。

Mace Windu 來到他的家鄉 Haruun Kal 以追查絕地大師 Depa Billaba , 一名曾是Mace徒弟的絕地議會成員。Depa Billaba 的任務是訓練叢林中的Korunnai (planders?) 成為與分離主義者相對抗的游擊隊戰士。然而, 這些 Korunnai 和來自 Balawai ,由分離主義者支持的市民們不斷發生戰鬥。Haruun Kal 星球的政治可能反映著複製人戰爭, 但是, 當地的人僅僅為自己的原因而戰鬥; 這些全球性衝突剛好和分離主義者和共和國的目的結合。首先Depa和Mace被迫加入這場衝突, 接著便被迫面對並質疑他們的絕地信仰及價值觀。

Mace發現他必須連續不斷地戰以保衛自己和他的同伴, 這些戰鬥往往是殘忍的。當地人只有全面勝利, 即所有他們的敵人, 包括非戰鬥員的死,才能安定下來。 Mace不同意, 但是他得知如果無法做到則是完全被擊敗, 可能導致大屠殺, 即使依靠他創的Vaapad戰鬥型式, Mace知道他無法總是得勝, 不管他是否絕地大師。他偵測薄弱環節即「破碎點」的能力給他另一項優勢,但也無法保證勝利,這些破碎點讓他分辨在何處施壓會導致毀滅,不管是對手的破碎點, 或是機械的,狀況的或甚至宇宙級的。這項才能便是Mace在絕地議會中成為可以和Yoda相提並論的人的原因之一。

Mace在每一個遭遇以後思考他在原力中的地位。糾纏他的有Geonosis 的回憶、他認為他當時該作的,及他可能做的。是否某些行動,即使違反絕地之道,能夠結束複製人戰爭,和間接拯救數百萬條生命?當多數人的需要超越少數人的需要時,一名絕地是否有權為多數犧牲少數?這些問題可能在夏季戰爭 (小說中 Korunnai 和 Balawai 族給這場戰爭取的名字) 被問到,但它們也和複製人戰爭及宇宙息息相關。

在原力上,本能和訓練之間的區別是另一個哲學主題,對於絕地和共和國的將來將有深遠的重要性。 Mace在和一名Korunnai領袖 Kar Vastor多次接觸後對於這項區別有新的認識,Kar具有強力原力,但他依其本能使用原力,而非藉由訓練導引本能。

這些理智的沉思不影響角色發展或行動,他們非常引人入勝,令讀者真正去關心他們。Mace在Haruun Kal的左右手Nick Rostu是一個星戰版的街頭生存者,帶著善良的心及機智。女孩 Chalk 體現的強悍多數人只能望塵莫及。Kar Vastor是Mace的死對頭-他可能有正派的時候,可是他是絕地的對立面。 而 Depa 是悲劇性心靈,其身、心的崩潰從未被真正解釋過。Mace運動員般的非凡本領、不屈不撓的壯舉、及對原力的控制令人驚奇,近乎不可思議,然而它們是令他在絕地中的地位如猶達一般高。他的名字和當地的生物ankkox致命的尾部器官相同,絕非偶然。

藉由 Shatterpoint , Matt Stover (在Traitor之後) 鞏固了他星戰作家的名望。他對於已經建立的角色個性拿捏正確,如同他對於原力、絕地及整個星戰宇宙一般。事實上,他把角色及概念帶往更新更深的地步,這是一些作家無法做到的。Stover的創意和努力的結果使得我們的星戰藏書又增加一顆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