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 際 大 戰 華 人 網 首 頁 星際大戰歹角扮裝團-第501師台灣駐軍

 
搜尋 Search  會員列表 Member List   個人資料 Your Profile    Log In / Out 登入  會員註冊Register as Member 

STAR WARS: TRAVEL # 1 Another Trip

 
回覆主題 STAR WARS Chinese Forum 星際大戰華人網討論區 / 星球大戰華人網討論區 首頁 -> 同 好 自 創 華 語 星 戰 小 說 Fan Made Star Wars Novel
發表人 Author 內容 Message
Lasif
絕 地 武 仕
Jedi Knight


註冊時間: 2006-02-18
文章: 107
來自: Across stars

發表於 Posted at: Sun Oct 15, 2006 11:36 pm    文章主題 Post Subject: STAR WARS: TRAVEL # 1 Another Trip

前言
關於這篇小說,最早是一種怨念的轉嫁,因為看某書時發現某人在第一章就消逝的打擊實在太大……所以那本基本上被我封塵了,等那天能接受這個事實再去把它翻出來吧。
所以我寫了以拉諾,其實以拉諾說來還挺不幸的(這地方我沒設定,但顯然如此),捷爾在收他為徒的時候是在戰爭其間,兩人更多的時候是為戰爭大小事忙,常常十天半月的待在聖殿處理東西,以拉諾更像是一個助理書記官的角色……根本沒什麼出遠門的機會,整個銀河到此時對他來講是非常陌生的。
捷爾和以拉諾的互動部分,我參照了JA的模式,所以我得小心的不要把以拉諾寫的像歐比王或捷爾寫的像魁剛,雖然說基本上不同人寫出同樣的東西是不太可能的事。
其實我也不用太擔心這件事,捷爾和以拉諾的師徒緣是註定短暫的,不要說我殘忍,我下手的時候也是很心痛的,但我想,由一個喪師的絕地學徒,看這個銀河的改變,會是什麼樣子的。
另外澄清,不是因為以拉諾是主角所以在聖殿攻防戰好運不死,而是就是因為他沒死所以他才是主角……
另外是龍予的部分。
這個名字有點武俠味對吧,其實我也無奈,基本上有這個姓不管配上什麼字都有這樣的一點味道,呃,其實是沒什麼關係的。
龍予是絕對的怨念聚合體,對絕地的對自己的還加上對一些奇幻神話小說的……也就是說她有一個我絕對不會在這小說寫出來的背景設定(因為和星戰沒什麼關係)。而另外,我喜歡絕地的思維(此指舊共和),但不太喜歡絕地身上的諸多戒條,因此龍予有了這樣的一個身份,有原力有光劍,卻不屬於絕地。可能會說,絕地需要這些規範,才能小心自己不落入黑暗陷阱,但就讓這裡出現一個意外吧。
然而她一生都在旅行四處,因為她不知為什麼無法對任何地方產生歸屬感(其實有原因啦……),因此也從不深入任何一地上發生的住何事件。她是個飄泊的Traveler。
所以,就讓以拉諾跟著龍予一起旅行看世界。
不要懷疑龍予的年紀問題,我從來沒有說她是人類……

_________________
一條與眾不同的路
保衛的信念
他不只是真實,是必須是真實


Lasif 在 Sun Oct 15, 2006 11:50 p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引言回覆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電子郵件雅虎訊息通MSN Messenger
Lasif
絕 地 武 仕
Jedi Knight


註冊時間: 2006-02-18
文章: 107
來自: Across stars

發表於 Posted at: Sun Oct 15, 2006 11:37 pm    文章主題 Post Subject:

第一章
「師父?我感覺有事情不太對勁……」十三歲的以拉諾.克魯瑟(Ilano Cruser)對絕地大師捷爾.埃特(Jeil Att)說,剛才兩人正研究一幅上面佈滿註記,來自於最近一場戰役的星圖。

「原力擾動的很厲害,有巨大的威脅接近……」捷爾點點頭說,皺起了眉,他灰棕色的瞳中閃爍著思索的光芒。

這是個平常的夜晚,聖殿上方不在空中車流的主線,一到晚上,除了塔頂的五點燈火,整座聖殿都隱於黑暗之中,只有主建築中隱隱透出的柔和橙色光線,不同於其他燈火通明的科羅森建築。白天是神聖莊嚴,夜晚則是謙遜沉默。

以拉諾走到長形的窗邊向外看,遠方緜密的燈火常帶給他一種虛幻的感覺。這個星球是不用休息的。他想。忽然一架共和攻擊砲艇(Gun ship)進入了他的視線。第二架,又再出現了兩架戰機(ARC-170),越來越多,同時他也看到一隊隊白潮般的複製人整齊的向聖殿而來。他幾乎沒發現到,複製人的前面還有一個身披黑袍的高大人影,領著這隻複製人大軍。

「複製人!複製人軍隊往這裡來了!」以拉諾驚叫出聲。

「有更糟的。」捷爾說,「帕達瓦,去和其他學徒待在安全的地方。」大師沒再多說什麼,向室門走去。
聖殿的警報已經啟動,兩人在一個轉彎後向不同的方向離去。

以拉諾在走廊上疾跑,他可以感受到聖殿受炮火攻擊的震盪。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捷爾一向都願意為他解釋。雖然大師沒有顯露出著急的情緒,但以拉諾知道,事情真的非常嚴重。

當危險時學徒們被要求留在自己的房間,雖然這只是要求而非命令,但學徒們都願意依從指示。以拉諾此時便往他的房間方向跑去。

聖殿在他記憶中不曾受到攻擊,科羅森除了不久前發生議長被擄的事件,也不常捲入戰爭。在那之後絕地做了更嚴厲的警戒,因此聖殿很快就做了反應,雖然聖殿中根本沒有能有效制止入侵者的武備。聖殿是絕地的家,莊嚴的知識聖堂,不是什麼軍事基地。

這波攻擊來的毫無預警,也不應該——如今分離主義領袖杜庫柏爵已亡,大師們也正在追查機器人將軍葛瑞維斯的下落,這場戰爭共和國已經勝了。

而且以拉諾現在看到的只有複製人。

難道是葛瑞維斯將軍又計劃對科羅森展開報復突襲,而複製人來此協防?以拉諾衷心的希望只是如此。但直覺及一切都告訴他,並不是這麼一回事。


「原力的黑暗面很強大,」大師們聚於聖殿的圓形會議室中,看著傳上來的安全影像,面色凝重。複製人大軍正大光明,排起整齊的方陣一批批的從大門進入,聖殿一時措手不及,完全無法在外面對這白浪造成損傷。

大師們從沒想到有一天絕地要面對他們,聖殿在外面安放的警哨早已習慣科羅森中來往著士兵,對他們是全然不設防。

全像投影中,訓練有素的複製人有序的利用手中的雷射槍向各處掃盪,絕地們被迫利用建築掩護自己。藉著地利還未有絕地殞於複製人之手,但卻有三名武士已命喪於進攻聖殿的大軍當中一名身形高大,手持藍色光劍,隱於斗篷之下在原力中激起陣陣黑色巨浪的黑暗武士。

「那是名西斯武士,由西斯帶領著複製人,表示天行者的訊息正確,白卜庭就是我們一直在找的黑暗大君,」易斯.考斯(Eeth Koth)大師說,「而這場進攻,代表雲度大師行動失敗了……那西斯武士……」語調中微微露出了疑感。

「那名西斯就是天行者,我想雲度大師的失敗不單純,」辛.卓立各(Cin Drallig)大師說。「如今逮捕行動失敗,整個共和將與我們為敵,這是場無法勝利的戰鬥……安塔那(Soara Antana)大師、易斯大師,請想辦法將學徒們撤離,讓路上碰見的所有絕地幫忙,我們其他人將會為你們爭取時間。」

捷爾守著一個迴廊入口,但同時也被困在牆後,一隊士兵就在外面舉槍等待,並不前進,沒有和絕地比賽近戰能力的打算。然而只要捷爾一露出身形,面對的將是無法用光劍擋下的密集火力。

捷爾很擔心。擔心的不是這些士兵,在此時,所有的絕地都感覺到一股強大的黑暗原力。不是來自複製人,在士兵的身上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他們不過是在執行命令,如同之前他們毫無懷疑的執行絕地們的命令一樣。

捷爾擔心著他的帕達瓦,這陣陣黑潮讓他很不安。

複製人突然開火——不是捷爾的方向——捷爾探頭看出去,一道青光從側翼向複製人攻來,在其間飛舞。捷爾立即舉起光劍衝了出去。

士兵在面對突如其來的攻擊,不由得亂了陣腳,就在他們調整過來之前,又受到捷爾的攻擊。光劍在空中劃過一道道軌跡,絕地身形如舞蹈一般輕躍,被兩位絕地夾攻的複製人小隊,射出的雷射全被擊回,一個接一個失去作戰能力。

解救了捷爾的是絕地大師安塔那。

「感謝您的幫助,安塔那大師。」捷爾說。

安塔那點了點頭,「事態嚴重,捷爾大師,我需要你的幫忙撤離學徒。」



以拉諾在房內著急的走來走去,他可以感覺到其他學徒同樣緊張不安,炮聲不斷沖擊學徒們的聽覺及心靈,他可以感受到原力中有著黑色的波浪。

他想去找他的師父,幫他的忙,但捷爾要他和其他學徒待在一起。他還是想要做些什麼。

學徒中有年幼的開始恐懼慌亂,這種情緒也開始影響其他人,向四周蔓延。以拉諾把自己的原力延伸過去,試著像他曾看過其他大師做的那樣安拂那些學徒的情緒。

他判斷著受攻擊的前因後果,但卻發現他毫無頭緒,他完全不明白,應該和絕地站在同一陣營的複製人軍隊,為什麼會攻擊聖殿。

突然他的全聯通訊器(comlink)響起,是捷爾。以拉諾接通了通訊,「是的,師父?」

「準備一下,把其他的學徒集合起來,我們要緊急撤離。」


以拉諾把離他最近的房間裡的學徒叫出來,再弟兄他們去通知其他的人,告訴他們大師決定要讓他們撤離聖殿。學徒們漸漸的集合在大廳之中,竊竊私語,他們大部分都不曾離開過聖殿。

不久,捷爾、安塔那及絕地武士紹森.梵(Sousan Van)出現在大廳一端,紹森停下守戒後方,兩位大師則向聚集的學徒們走來。

「學徒都在這了嗎?」安塔那問。

「不,我想不是全部,應該還有人在聖殿其他地方……」捷爾回答,走到以拉諾身旁,他看得出自己的到來讓這個絕地學徒鬆了口氣,「做的好,帕達瓦。」

「安塔那大師,」以拉諾躬身行了個禮,遲疑了一下,「大師,我能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嗎?」
兩位大師對看一眼,「我在等等的路上告訴你,」捷爾說,在剛才來路之上,安塔那已經詳細的把事情告訴了捷爾。

「易斯大師往另一區去了,剩下的學徒我會聯絡其他絕地去幫忙,我們得先把這些學徒安置,聖殿的四面肯定都有部隊看守,我們得找地方出去。」安塔那說。

「還是得到頂層才行,想辦法用護航艦(Frigat)把人送出去,聖殿底層周圍是一大片廣場,從地面出去和自殺差不多……走供水線通道吧,只要能躲開複製人的視線,夠接近外圍,我們還有機會衝出去。」

「水道路線我不太熟,而且水流很可能會干擾我們的感覺……但看來我們也沒什麼其他選擇了。」安塔那打開她的資料盤(datapad),弟兄出聖殿的地圖資料。

「雖然很不想這麼做,但我們最好弄點路障給那些士兵,」捷爾說著聳了下肩,向紹森走去,「我們把這門給封起來。」
手一招,門咻地關上,捷爾啟動光劍,破壞門的開關系統,再從門縫中切下烙合。「真不敢相信有一天我會對聖殿這麼做……」捷爾苦笑了笑。

「那也沒什麼辦法,回來時再把聖殿重新整頓……呃,水道是吧,我在聖殿受訓的時候跑下過幾次,還算熟,我帶路吧。」紹森在和捷爾一起走回來時說。



龍予(Fisal Dragon)從遠處看到了絕地聖殿上冒起了煙硝,不由得擔心了起來,在兩天前她就總感覺有什麼大事要發生而來到了科羅森,並對這極高科技化的星球上的大小事留上了心,共和軍隊大批撤回她也有所發現,不過她可沒想到和絕地聖殿有關!

而且聖殿一方看起來非常不妙。

龍予跳上了她的空中汽車,向聖殿的方向急駛而去。

不久,她就看到聖殿周圍,共和軍圍起了一到封鎖線,她得想辦法找空闖入。

她遠遠繞著聖殿慢飛,裝作一個好奇心過剩的科羅森民眾。在空中看著聖殿被炮火襲擊格外的怵目驚心,方塔狀的主體砲火蒼夷,不時有絕地戰機升起和共和部隊激戰,在聖殿五座直指天際的高塔間周旋,即使絕地們有原力的幫助,但數量上的差距不容忽視。

然而在空中戰場,沒有任何一個絕地打算逃跑。

這時共和軍分出幾架戰機對周圍清場,其中一架就直接向龍予的方向飛來。而龍予知道,自己的空中汽車絕對不適合進行空戰。

_________________
一條與眾不同的路
保衛的信念
他不只是真實,是必須是真實


Lasif 在 Mon Apr 16, 2007 7:57 pm 作了第 7 次修改
引言回覆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電子郵件雅虎訊息通MSN Messenger
Lasif
絕 地 武 仕
Jedi Knight


註冊時間: 2006-02-18
文章: 107
來自: Across stars

發表於 Posted at: Sun Oct 15, 2006 11:38 pm    文章主題 Post Subject:

*第一章幾點解釋:
首先要說的是……我的資料不全,電影沒說,網路查不到,書沒錢買有錢也沒地方藏……所以對聖殿內部構造完全不清楚,只知道幾個有在小說中出現的地點,所以裡面應該怎麼打外面是怎麼攻擊,我是非常的”純想像”。
另外就是,我同樣不知道在第三部還活著的大師有那些,出現死了的,請告訴我一聲,馬上修正。
另外……誰告訴我cruiser到底是那一級的星艦,怎麼看了好多個版本都不一樣!!在這邊我指的是那種大約一個操場大小,兩個人就能開的那種……

_________________
一條與眾不同的路
保衛的信念
他不只是真實,是必須是真實
引言回覆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電子郵件雅虎訊息通MSN Messenger
CarmenChristensen(龍柏卡)
絕 地 長 老
版 主 Jedi Council



註冊時間: 2005-05-16
文章: 2480
來自: Hong Kong

發表於 Posted at: Fri Mar 16, 2007 1:14 am    文章主題 Post Subject:

thumbs biggrin thumbs
_________________
~ SL 3818 ~




海登 is the best~!! 愛死海登~><
引言回覆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電子郵件
alvinlu1993
絕 地 武 仕
Jedi Knight


註冊時間: 2006-09-22
文章: 162

發表於 Posted at: Fri Mar 16, 2007 6:31 pm    文章主題 Post Subject:

thumbs thumbs thumbs
_________________
much to learn you still have
引言回覆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Lasif
絕 地 武 仕
Jedi Knight


註冊時間: 2006-02-18
文章: 107
來自: Across stars

發表於 Posted at: Mon Apr 16, 2007 7:50 pm    文章主題 Post Subject:

耶?原來有人看……那我繼續貼
上面那篇有一些改過了,後來跑了很多網頁,最用維基查到了幾位絕地的下場,發現好多都死了……
然後要在找其他人,呃,這個之困難啊……很多在二部曲還活著的第三部曲竟然死了,而且死因什麼都有,議會成員幾乎換了一半以上
戴帕也死了,好吧,把她的戲份砍掉
查到Cruiser是什麼東西了,非常之大,比滅星者還要大的船艦……呃,滅星者應該是駟逐艦沒錯吧
所以另外改成護航艦Frigate和巡羅機Patrol ship

------------------------------------------------------
第二章
以拉諾和捷爾走在隊伍的最後面,聽捷爾說著進攻方的規模始末及撤退的計劃。

在以拉諾知道複製人大軍是由西斯武士帶來時,他很驚訝,他當然知道西斯,那黑暗原力的奉行者,絕地誓言剷除的對象,但從來沒有看過他們。

而當他知道西斯武士是墮入黑暗的他們之一——安納金.天行者——時,更是絕對的震驚,天行者在絕地內也是赫赫有名,高超的原力及光劍技巧,在複製人戰爭當中更是英雄般的角色。不少人都對他寄於厚望及期待。

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墮入黑暗?


忽然之間,水道的燈光熄滅,學徒們一陣慌亂,接著學著大師們所做,把光劍亮起照明。看來聖殿的電路系統被破壞了。

「你要小心原力黑暗面腐蝕人心的能力,帕達瓦,」在藍色冷光的照射下,捷爾看出他的徒弟的訝異及困惑,這對絕地以往的信仰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打擊。這場讓致力於和平的絕地無法置身事外的戰爭,早已使得許多人對自己的所為動搖。「天行者一向和參議院議長的關係良好,當議長緊抓權力不放時,絕地議會就對他起了疑心……」

「大師們從那時就開始懷疑天行者……?」以拉諾似乎一時仍無法接受安納金墜入黑暗,加入西斯的事實。這時前方的光劍滅了不少,紹森擔心太多光劍的光可能會引起複製人的注意——說不定他們已經想到這裡了——要學徒關上,只留下在中間幾道照明。以拉諾並沒有關閉自己的光劍。

「我想應該不是的,但擔心可能免不了……」捷爾蹙眉。

「其他還在戰場上的大師呢?」以拉諾擔心的問。

「不久前我們剛收到歐比王大師傳回來葛瑞維斯已亡的消息,就沒有後續的了。」

歐比王。歐比王.肯諾比,安納金.天行者的師父。


龍予看著越來越靠近的戰機,識相的後退,一隻手往汽車的置物箱摸去。當戰機轉向,龍予舉起一隻她甚少使用的武器——一款威力大、射程遠的重型雷射槍——挑了架單人座戰機射去,射中了戰機的機翼,讓汽車迅速回轉又朝後開了一槍,直接撞擊在駕駛艙上,但透明的艙壁上只裂了個小縫。在戰機回頭時只見空中汽車竄入了建築群中。

用雷射槍向戰機挑戰是很愚蠢的行為,這種程度的雷射根本無法對戰機造成什麼傷害,但也剛好到了不能忽視的地步。

對方只有一人,空中汽車,武器雷射槍。複製人快速的判斷著,在向隊伍回報後,決定擊下這愚勇的汽車駕駛。

戰機很快在一個彎後追上了貼著建築飛行的空中汽車,輕易的就使它在空中化為一團火球,爆炸的氣團及零件向四面八方飛射,擊破了不少建物玻璃,也讓戰機微微震動了一下。因此戰機駕駛沒有發現有一道身影從一旁的建築物跳下,輕盈的落在駕駛艙後視線無法顧及的位置。

龍予快速的用雷射刀具朝雷射造成的裂縫擊下,擊破駕駛艙蓋,抽起腰間的輕型雷射槍把驚愕的駕駛員擊斃,接著把艙蓋弄出夠人進出的破洞,跳進去,掌握住操控桿。乾淨利落。

龍予控制戰機直接往聖殿的方向衝去,很快的衝入戰場來到聖殿上方,複製人領隊發現不對下令向她攻擊,戰機直直墜下,一頭撞上聖殿頂部平臺墜毀。一樣沒有人發現,在撞上的前一刻,有一道身影射出,隱入一旁被轟下不少碎片的高塔陰影之中。


歐比王大師,大師們常提起的名子之一。他的徒弟背叛了,他知道嗎?以拉諾想著,突然一聲轟然巨響,打斷了他的思考。

水道的牆壁突然爆開,把隊伍從中隔成了兩段。大師們衝了過來,揮舞光劍阻擋如雨點般的槍火。

以拉諾被炸得一個踉蹌,接著衝到了他的師父身邊。

「去把學徒們帶往機坪,帕達瓦。」捷爾對以拉諾喊道,「快!」注意到徒弟的不願,他又喊了一次。

以拉諾招呼學徒,但要從一片混亂中維持秩序不是容易的事,有一些逃過大師劍網的雷射擊中了學徒,加上剛才的爆炸,已經有人倒地不起了。

終於,學徒們跟著以拉諾跑向原先的目的地。


龍予闖入了聖殿機坪,打量著戰場形勢。她必須在她所能及之內找出有最大效果的方案,不然也只是多一個人命喪此地。

但她發現她其實也不能做什麼。

她注意到複製人開始從平台頂放下人步戰,絕地的空中武力已經被完全壓制住了,如今機坪的人數,即使全部同時出擊也無法對空中的共和軍造成什麼巨大威脅,也不可能揮舞光劍衝出建築掩體去當戰機的活靶。

龍予用她的雷射槍朝離最近的複製人射去,盔甲幾乎把士兵全身都包住,讓龍予必須連續射上好幾槍才能擺平一隻,這已經是他專
挑薄處下手的結果了。之前那把重型的已經隨汽車化為碎片了,除了焦點射擊,實在沒什麼方法可用。

下次身上要多放幾顆榴彈。龍予決定下來。

她看著摒氣凝神盯著接近士兵的眾絕地,她知道他們是絕對不會逃的,即使她告訴他們必須要留下人來才有希望。聖殿此戰除非奇蹟,否則只有敗亡一途。

她開始懊悔怎麼不先聯絡幾個在其他星球的朋友幫忙,他們之中不乏擁有私武的傢伙。這時她忘記了講究過水無痕的可是她自己。

絕地對她闖入戰局沒有太大的反應,即使眼中露出訝異及疑惑。當她表明自己的名字時,大部份人露出明白的神情。


「捷爾大師,你必須去幫助你的帕達瓦,」安塔那對捷爾說,捷爾遲疑了一下,向後退去,抱起一個仍活著但無法行動的學徒,朝以拉諾的方向跑去。

「紹森大師,你也——」

「不,安塔那大師,你和捷爾大師過去吧,我來守住這個缺口。」紹森打斷安塔那的話,回答說。

「你一個人守不住的,」安塔那搖了下頭,「但這樣下去也不是辨法……」

突然建築又是一個巨震,兩位絕地身形微晃了一下,站在比較前面的安塔那被流彈掃中,接著就是一陣彈雨。

紹森不得已躲到牆壁之後,光劍朝旁邊揮劈砍倒了幾名想衝進來的士兵。一顆閃著信號燈的小球被扔進缺口,落在紹森三米前的地方——是炸彈。

紹森趕緊用原力把炸彈包起,往回一拖,在炸彈就要通過缺口落到複製人之間的時候,白光一閃爆炸,細小的碎片向四面飛散,沒入周圍的物體中,同時直接承受爆炸威力的牆壁塌下,將血跡滿身的紹森淹沒。


捷爾已經追上了隊伍,也注意到複製人已經突破了防線,正全速朝這裡衝來。學徒們有人受了傷,並不能移動的太快,即使他連聲催促也莫可奈何。

捷爾轉身面對後方,包括以拉諾在內的學徒也停了下來,舉起手中的光劍。

「邊戰邊向機坪的通道後退,」捷爾對學徒們喊道,「以拉諾,你必須帶他們撤退,」捷爾快速的說。
以拉諾停了幾秒後堅定的搖了搖頭,站在他師父的旁邊,眼睛緊盯著前方。

「只有你一個人也阻擋不了他們太久,師父……我們邊打邊退。」

捷爾沒再說什麼,很快的,複製人開始對進入射程的絕地開火。

訓練讓絕地們偏折開不少槍火,也反彈不少到複製人的身上,但學徒們仍一個一個的倒下。以拉諾的左手也受了傷。

終於,他們退進了機坪通道,門關上,一劍劈毀開關,他們沒剩多少人了。

「我沒想到複製人進擊的速度這麼快,」捷爾說,又揮手關上一道門,進入了機坪。這兩扇門擋住了雷射,但阻止不了複製人多久,現在機坪內也正上演著激戰。

絕地們看到捷爾及學徒,都明白了他的任務,開始向他靠來提供保護。

捷爾快速的接近一部護航機,一顆炸彈又落在他們的身後,向他們靠來的龍予見狀拉著旁邊一個趕緊趴倒在掩體之後,炸彈爆炸。

爆炸過後,龍予衝過來,學徒們都死了,只有離炸彈較遠又身體較強壯的捷爾,及剛好被他師父擋住大半的以拉諾受了重傷。龍予
把尚存氣息兩人拖起丟上了巡邏機(Partol ship)。

「妳快把他們兩個帶走,」一個絕地對龍予說,剛才追擊捷爾的複製人已經打破門衝了出來。

「你們也上來!」龍予喊,但只見絕地搖了搖頭,龍予知道這個時候和他們爭執沒什用——要走他們早就走了。

「我們會掩護妳出去,」兩名絕地跳上了一旁的單人絕地戰機,升空,龍予跟在他們的後面。

三架宇航機向同一個方向衝去,前面的兩部輕型戰機輕盈的飛行閃避開火,擊下前方的共和軍空軍,巡邏機同樣開著猛烈的火力直直向外衝去,絕地戰機繼續朝四周欲追擊巡邏機的戰機開火,直到巡邏機衝出了大氣層。

龍予快速的定了一個方位,開啟超空間跳躍,數秒後,巡邏機在身後留下一道殘痕,消失在科羅森的領空之中。

_________________
一條與眾不同的路
保衛的信念
他不只是真實,是必須是真實


Lasif 在 Mon Apr 16, 2007 8:11 pm 作了第 3 次修改
引言回覆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電子郵件雅虎訊息通MSN Messenger
回頂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Display Posts:  Select post Date  
回覆主題 Post Topic Reply
1頁(共1頁)

 
前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星 戰 華 人 網 chinese-starwars.com
Forum Powered by phpBB 2.0 of The phpBB Group
All forum topics and funtions are Mod. by Roy Starkiller and are exclusively for chinese-starwars.com
Banner Designed by Windwalker 東風 and Joetoy 玩具蚊子
Copyright (C) 2012 . All Rights Reserved
Taiwan ,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