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 際 大 戰 華 人 網 首 頁 星際大戰歹角扮裝團-第501師台灣駐軍

 
搜尋 Search  會員列表 Member List   個人資料 Your Profile    Log In / Out 登入  會員註冊Register as Member 

Always on the Move.....(轉載後翻譯)

 
回覆主題 STAR WARS Chinese Forum 星際大戰華人網討論區 / 星球大戰華人網討論區 首頁 -> 同 好 自 創 華 語 星 戰 小 說 Fan Made Star Wars Novel
發表人 Author 內容 Message
Lasif
絕 地 武 仕
Jedi Knight


註冊時間: 2006-02-18
文章: 107
來自: Across stars

發表於 Posted at: Fri Oct 15, 2010 1:45 pm    文章主題 Post Subject: Always on the Move.....(轉載後翻譯)

最近都在逛TheForce.net
裡面很多很多Fanfic看得令人心情愉快
我看到這篇,嗯,相當有趣,又不長,我覺得我能夠Handle就把它翻譯了下
原文於此:
http://boards.theforce.net/the_saga/b10476/22546936

譯文開始--------------------

總是那麼衝動

  297…298…299…
  安納金的雙腳沉重又疲憊,肌肉中充斥的乳酸令他每踏出一步都猶如火燒。如同往常,他給了自己一項挑戰且一如繼往的——就如他師父所預料——很快就開始後悔。但有一件事歐比王忘的一乾二淨:他總是贏家。
如果他的智慧和耐心總是受到質疑,則他的決心從未曾受到類似的指控。不管多少次,提醒歐比王這總是令他感覺良好。他的師父比他大了十五歲,這代表,變慢了十五年。當他對他師父提起這點,他的導師總用他特有的良好幽默挖苦著指出那麼尤達大師便變慢了超過八百年,而那並不阻止他和他拐杖的致命性……
  305…306…307…
  安納金持續算著他走過的樓梯。一開始,他想這會幫助他在奔跑上樓時集中注意,他的鞋子在石板上擊打,只看得見黑色皮革的虛影。然汗水開始從他額上冒出,溫度在他兩頰上升。在一開始的穩速奔跑,更精確說攀爬,過去,安納金想像他的舌頭像那不雅觀的cannoid獸般垂在嘴邊。不管他覺得他是多麼受苦受難,安納金嚴厲的提醒自己,他必須全心全意專注在這件事上。畢竟,如果他感覺這麼痛苦,那可憐的歐比王必然接近心力衰竭的臨界點……
  歐比王相當健壯,但並不像安納金那麼的享受運動。他的長處在於光劍對練及模擬比武。他體態輕盈纖廋,腳程快速。安納金則在身高及肉體力量上都高過他,這點即便對那些最不善觀察的人們都是如此明顯,他不覺得有必要對歐比王特別指出這點。現在,當下最重要的事,安納金必須利用這肉體優勢贏過他的師父以證明有時候體力對一個人的自立和思考一樣重要。
  不需懷疑歐比王此時同樣在後悔著,並為其付出汗與淚的代價。當他們追逐著目標,安納金幾乎能聽到那無言的咒罵迴響在他師父的腦海中。
  315…316…317…
  安納金覺得他的心臟和肺臟快爆炸了。從起點到頂樓共有四百階樓梯,而現在剛過四分之三他就發現自己快累攤了。可憐的歐比王可能就在下面幾個樓梯間,他甚至沒在開始奔上樓前脫下他的長袍。兩人選擇了不同方位的樓梯,此時那看來是個好主意。安納金陰冷的想著,如同其他他敢有的想法。為什麼歐比王總能讓他形如聖人又原形畢露?有時候他朋友無止盡的樂觀主義讓安那金想用任何方式去撼動這份自信。而反映在現在,挑戰他誰先到頂樓已經有些失去吸引力了。
  339…340…341…
  他有沒有算錯?他不可能確定他究竟爬上幾階樓梯,已經到了最後關頭。歐比王會同樣為了證明他的觀點而懲罰自己,或讓安那金取得這小小的成就?

  「先到頂樓的是贏家。」安那金用自己擁有更佳體能者的自信對歐比王微笑。「後到的人要付到La Snootier 吃晚的賬單……」
  歐比王的表情幾乎不變,僅溫和地訊問式的抬眉。警告在他如海洋般善變,同時嚴厲如燧石又柔和如絲綢的雙眼中閃爍。他古井無波的凝視昭示著認可——及安納金可能完全無法擁有的謹慎。
  「我上次在La Snootier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歐比王考慮一下後點頭。「而你負責晚餐的費用則是更久以前。但你真的確定要這麼做,安納金?因為我覺得我應該要警告你,我……」
  「你比你實際年齡上看起來還健壯。」安納金打趣的說,齒露的更為明顯。「我可以讓你先行一步,如果這會讓你高興一點的話。」
  歐比王嘆了口氣,搖搖頭,然後拍拍他帕達瓦的背。
  「你還有很多事要學,安納金。」他愉快的微笑,「而以我所見現在和任何時候一樣好!」
  「非常好。」安納金脫去他的斗蓬,令它強力飛旋,變成一團扭轉的布匹。「但我希望你有把錢包帶在身上,因為我打算把菜單上的所有東西都點下來!」
  他衝向左方的樓梯,把歐比王留在身後。

  想點什麼……任何事。當他做著登上頂樓的最後努力,但催促著自己。想些什麼讓你忘掉腳在痛……帕米如何?不……太令人分心了!當他把心神轉到曾經的那卜皇后,現在的參議院,最近被票選為銀河內最美麗的存在,安納金完全信論她值得最高排名,時,他差點因為缺乏專注而滑倒。當然,還有歐比王曾在伊歐夏女士(Lady Eeo-Shaa)的舞會上見過一位美麗的女姓,因某種未知的理由被他的師父給帶走。
  不,同樣太令人分心了,不管什麼理由都不對。
  至少安納金現在能看到盡頭透出的日光……僅剩最後幾段樓梯他就能宣布他應得的勝利。這個想法鼓舞他的靈魂,激勵他的雙腿。雙腳的酸痛,胸口的緊繃及肺臟的缺氧都不在是問題。令晚他將在科羅森最好的幾間餐飲機構之一享受非常美好——且非常昂貴——的一餐,全因為他慷慨的師父(別提愚蠢的)。當他的雙腳不知怎麼的還能帶出最後的速度,他把帕米和漂亮的科瑞安女人暫時拋了開去。
  394…395…396…
  安納金低著頭,緊張的像個里克獸(Reek曾在二部曲追撞安那金的野獸),彷彿在尋找一條隱形的終點線。
  397…398…399…
  「什麼事讓你拖了這麼久?」一個聲音從頂樓冷淡的迎接著他。
  一開始安納金的腦筋並未理解那些字詞及是誰在對他說話,堅定要完成他所開始執行的事。直到他一腳終於碰到了第四百階他才反應過來他剛被他師父冰冷冷靜的聲音所招呼,他就站在約十步遠的地方,不經心的靠在牆上,雙手環胸。鬆懈過後安納金覺得他的雙膝發軟,他彎下腰,雙手抓住雙腳,絕望的嘗試呼吸。
  「你怎……」他喘不過氣,臉幾乎成了醬紫色。「你怎麼……比我……還早到……這?」
  歐比王漫不在乎的聳聳肩。
  「我搭電梯。」他用一種古怪滑稽的聲調回答,右手輕柔的將頭髮向後梳去。
  「什……什……什麼?」安納金的聲音就像是被人夾住了喉嚨。
  「感覺上這是很合理的作法。畢竟,你說最後到頂樓的人付晚餐錢,並沒有特別說明我們要怎麼到這,現在如何?我曾試著勸阻你別跑但你總是那麼衝動……」
  「沒這麼……嚴重。」安納金以一聲尖弟兄抗議。「你作弊!」
  「噢,天啊。」歐比王憂心全世界似的嘆了口氣,暗示著他很好的習慣於安納金那任性的天性。「以你的角度可能是,但以我的角度來說我只是用我的聰明才智去找出單一一個漏洞在你的——老實說——不嚴謹的術語。不要緊,」他對他的朋友展露一個簡短但真誠的咧嘴笑,走向安納金,拍拍年青人的背以示慰唁。「我相信你能克服這的。噢,對了:我已經開始期待今晚的晚餐了!」肯諾比輕拂著他的鬍子思索著。「不用為我們兩個作飯是多麼不一樣的事。」
  「關於這點那的確是令人得到些小小的憐憫。」安納金沒好氣的嘟囔,總算能好好的呼吸。對這最新的冒犯歐比王僅回以一個鍾愛的微笑。
  他深思著,合理,公平的,他不該對他的師父生氣。歐比王說過他還有很多事要學而他的確學到特別的一課:藉由痛苦的過程。安納金脣上露出一個欺詐性的微笑,知道他能把這當下局面化為優勢。當歐比王在證明某一觀點時他可能不會總是公平的比賽,但他的內心仍是品格高尚的。歐比王的弱點是什麼?他對他帕達瓦的愛及驕傲!他得對——以某種方式——安納金現在的疲勞狀態負責因而他不可能敢再把安納金置於同一境地!
  「我們再做個協議。」安納金搓揉著他身側酸疼的肌肉。「贏雙倍或輸全盤……」
  「安納金……」歐比王警告他,此時微笑已在他臉上消失。
  「最後回到底層的人要為晚餐後的劇院之旅出錢。」這帕達瓦不知怎麼還能在痛苦中笑出聲,知道他已成功讓歐比王居於劣勢。這次將不會在有任何的詭計,除非他師父想被視為挑軟柿子捏的人。
  「帕達瓦,你的狀態並不好……」歐比王開口,雙眼危險的閃爍。
  「你接受挑戰嗎?」安納金不放鬆。
  「我想你才剛學過教訓?」歐比王一臉怪相,明顯的不太認同。
  「噢,我有學到的,相信我。」安納金的雙眼直接對上他的師父。「而我全心全意打算要贏。」
  一時間安納金認為歐比王就要拒決他的挑戰。但某事讓他師父的表情軟化下來,並且,不情願的,這大師點頭同意。
  「如你所願。」歐比王高傲的回答。「但我還是覺得你最好聽……」
  「沒什麼好聽的,師父。」安納金微笑的像是在欺負人。「是時候行動了,該時候跑了!」
  隨著信號一下歐比王和安納金竄向相對的方向。安納金高興的發現歐比王衝向最近的樓梯。而他相反的,直直衝向先前歐比王奸詐的搭乘上來的電梯。
  「這個麼,」他發出一聲帶著痛苦的輕笑,滿意於他的成果,「我說我學到我的教訓!你真的以為我還會再走樓梯?」
  這一次安納金會運用他的腦袋。這一次,腦袋將得到成就。

*********************************
  當電梯停下,安納金的臉色剛好能恢復正常,顏色回復健康,雖然他的雙腳仍如班沙獸(Bantha)般沉重。他踏出電梯門,走過廳間,停下來拾起他的長袍。幸運地沒有人拿走它:這些年內他已經在不同星球上弄丟了無法計數的袍子。祝歐比王好運,為他打算穿著長袍跑下四百階。安納金非常期待發現他躺在某個樓梯間,因為他長袍的下襬纏住了靴子。
  「你終於到了。」歐比王看了下時間,這幾乎讓安納金跳了起來。「但我想這至少比不到好!」
  安納金發現他瞠目結如的面對他師父,尋思著這是不是某種因罪惡感所引起的幻象……
  「但……這不可能。你在這裡???」他把一手伸到腦後,困惑不解。「你怎麼能這麼快就下來?」
  歐比王露出自明的微笑。
  「我曾是”十歲以內”學童滑扶捍的冠軍。」

_________________
一條與眾不同的路
保衛的信念
他不只是真實,是必須是真實
引言回覆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電子郵件雅虎訊息通MSN Messenger
Lasif
絕 地 武 仕
Jedi Knight


註冊時間: 2006-02-18
文章: 107
來自: Across stars

發表於 Posted at: Wed Dec 01, 2010 7:32 pm    文章主題 Post Subject:

重新校了下稿

總是那麼衝動
  297…298…299…
  安納金的雙腳沉重又疲憊,肌肉中充斥的乳酸令他每踏出一步都形如火燒。如同往常,他給了自己一個挑戰且一如繼往地——就如同他師父所預料——很快就開始後悔。但有一件事歐比王忘得一乾二淨:他總是贏家。
  如果他的智慧和耐心總受到質疑,他的決心則從未曾受到類似的指控。不管多少次,提醒歐比王這點總是令他感覺良好。他的師父比他大了十五歲,這代表,變慢了十五年。當他對他師父提起這點,他的導師總用他特有的良好幽默挖苦著指出那麼尤達大師便慢了超過八百年,而那並不阻止他和他拐杖的致命性……
  305…306…307…
  安納金持續算著他走過的樓梯。一開始,他想這會幫助他在奔跑上樓時集中注意,他的鞋子在石板上擊打,只看得見黑色皮革的虛影。汗水開始從他額上冒出,溫度在他兩頰上升。在一開始的穩速奔跑,更精確說攀爬,過去,安納金想像他的舌頭像那不雅觀的坎諾獸(cannoid)般垂在嘴邊。不論他覺得多麼受苦受難,安納金嚴厲地提醒自己,他必須全心全意專注在這件事上。畢竟,如果他感覺這麼痛苦,那可憐的歐比王必然更接近心力衰竭的臨界點……
  歐比王相當健壯,但並不像安納金那麼的享受運動。他的長處在於光劍對練及模擬比武。他體態輕盈纖廋,腳程快速。安納金則在身高及肉體力量上都高過他,這點即便對那些最不善觀察的人們都是如此明顯,他不覺得有必要對歐比王特別指出這點。現在,當下最重要的事,安納金必須利用這肉體優勢贏過他的師父以證明有時候體力對一個人的自立和思考一樣重要。
  不用懷疑,歐比王此時同樣在後悔著,並為其付出汗與淚的代價。當他們追逐著目標,安納金幾乎能聽到那無言的咒罵迴響在他師父的腦海中。
  315…316…317…
  安納金覺得他的心臟和肺臟快爆炸了。從起點到頂樓共有四百階樓梯,而現在剛過四分之三他就發現自己快累攤了。可憐的歐比王可能就在下面幾個樓梯間,他甚至沒在開始奔上樓前脫下他的長袍。兩人選擇了不同方位的樓梯,此時那看來是個好主意。安納金陰冷地想著,如同其他他敢有的想法。為什麼歐比王總能讓他形如聖人又原形畢露?有時候他朋友無止盡的樂觀主義讓安納金想用任何方式去撼動這份自信。然而回到現在,用誰先到頂樓挑戰他已經有些失去吸引力了。
  339…340…341…
  他有沒有算錯?他不可能確定他究竟爬上幾階樓梯,已經到了最後關頭。歐比王會同樣為了證明他的觀點而懲罰自己,或讓安那金取得這小小的成就?

  「先到頂樓的是贏家。」安那金用自知擁有更佳體能者的自信對歐比王微笑。「後到的人要付到La Snootier 吃晚的賬單……」
  歐比王的表情幾乎不變,僅溫和地訊問式的抬眉。警告在他如海洋般善變,同時嚴厲如燧石又柔和如絲綢的雙眼中閃爍。他古井無波的凝視昭示著認可——及安納金可能完全無法擁有的謹慎。
  「我上次在La Snootier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歐比王考慮一下後點頭。「而你負責晚餐的費用則是更久以前。但你真的確定要這麼做,安納金?因為我覺得我應該要警告你,我……」
  「你比你實際年齡上看起來還健壯。」安納金打趣地說,齒露得更為明顯。「我可以讓你先行一步,如果這會讓你高興一點的話。」
  歐比王嘆了口氣,搖搖頭,然了拍拍他帕達瓦的背。
  「你還有很多事要學,安納金。」他愉快的微笑,「而以我所見現在和任何時候一樣好!」
  「非常好。」安納金脫去他的斗蓬,令它強力飛旋,變成一團扭轉的布匹。「但我希望你有把錢包帶在身上,因為我打算把菜單上的所有東西都點下來!」
  他衝向左方的樓梯,把歐比王留在身後。

  想點什麼……任何事。當他做著登上頂樓的最後努力,但催促著自己。想些什麼讓你忘掉腳在痛……帕米如何?不……太令人分心了!當他把心神轉到曾經的那卜皇后,現在的參議院,最近被票選為銀河內最美麗的存在,安納金完全信論她值得最高排名,時,他差點因為缺乏專注而滑倒。當然,還有歐比王曾在伊歐夏女士(Lady Eeo-Shaa)的舞會上見過一位美麗的女姓,因某種未知的理由被他的師父給帶走。
  不,同樣太令人分心了,不管什麼理由都不對。
  至少安納金現在能看到盡頭透出的日光……僅剩最後幾段樓梯他就能宣布他應得的勝利。這個想法鼓舞他的靈魂,激勵他的雙腿。雙腳的酸痛,胸口的緊繃及肺臟的缺氧都不在是問題。令晚他將在科羅森最好的幾間餐飲機構之一享受非常美好——且非常昂貴——的一餐,全因為他慷慨的師父(別提愚蠢的)。當他的雙腳不知怎麼的還能帶出最後的速度,他把帕米和漂亮的科瑞安女人暫時拋了開去。
  394…395…396…
  安納金低著頭,緊張的像個里克獸(Reek),彷彿在尋找一條隱形的終點線。
  397…398…399…
  「什麼事讓你拖了這麼久?」一個聲音從頂樓冷淡的迎接著他。
  一開始安納金的腦筋並未理解那些字詞及是誰在對他說話,堅定要完成他所開始執行的事。直到他一腳終於碰到了第四百階他才反應過來他剛被他師父冰冷冷靜的聲音所招呼,他就站在約十步遠的地方,不經心的靠在牆上,雙手環胸。鬆懈過後安納金覺得他的雙膝發軟,他彎下腰,雙手抓住雙腳,絕望的嘗試呼吸。
  「你怎……」他喘不過氣,臉幾乎成了醬紫色。「你怎麼……比我……還早到……這?」
  歐比王漫不在乎的聳聳肩。
  「我搭電梯。」他用一種古怪滑稽的聲調回答,右手輕柔的將頭髮向後梳去。
  「什……什……什麼?」安納金的聲音就像是被人夾住了喉嚨。
  「感覺上這是很合理的作法。畢竟,你就最後到頂樓的人付晚餐錢,並沒有特別說明我們要怎麼到這,現在如何?我曾試著勸阻你別跑但你總是停不下來……」
  「沒這麼……嚴重。」安納金以一聲尖弟兄抗議。「你作弊!」
  「噢,天啊。」歐比王憂心全世界似的嘆了口氣,暗示著他很好的習慣於安納金那任性的天性。「以你的角度可能是,但以我的角度來說我只是用我的聰明才智去找出單一一個漏洞在你的——老實說——不嚴謹的術語。不要緊,」他對他的朋友展露一個簡短但真誠的咧嘴笑,走向安納金,拍拍年青人的背以示慰唁。「我相信你能克服這的。噢,對了:我已經開始期待今晚的晚餐了!」肯諾比輕拂著他的鬍子思索著。「不用為我們兩個作飯是多麼不一樣的事。」
   「關於這點那的確是令人得到些小小的憐憫。」安納金沒好氣的嘟囔,總算能好好的呼吸。對這最新的冒犯歐比王僅回以一個鍾愛的微笑。
  他深思著,合理,公平的,他不該對他的師父生氣。歐比王說過他還有很多事要學而他的確學到特別的一課:藉由痛苦的過程。安納金脣上露出一個欺詐性的微笑,知道他能把這當下局面化為優勢。當歐比王在證明某一觀點時他可能不會總是公平的比賽,但他的內心仍是品格高尚的。歐比王的弱點是什麼?他對他帕達瓦的愛及驕傲!他得對——以某種方式——安納金現在的疲勞狀態負責因而他不可能敢再把安納金置於同一境地!
  「我們再做個協議。」安納金搓揉著他身側酸疼的肌肉。「贏雙倍或輸全盤……」
  「安納金……」歐比王警告他,此時微笑已在他臉上消失。
  「最後回到底層的人要為晚餐後的劇院之旅出錢。」這帕達瓦不知怎麼還能在痛苦中笑出聲,知道他已成功讓歐比王居於劣勢。這次將不會在有任何的詭計,除非他師父想被視為挑軟柿子捏的人。
  「帕達瓦,你的狀態並不好……」歐比王開口,雙眼危險的閃爍。
  「你接受挑戰嗎?」安納金不放鬆。
  「我想你才剛學過教訓?」歐比王一臉怪相,明顯的不太認同。
  「噢,我有學到的,相信我。」安納金的雙眼直接對上他的師父。「而我全心全意打算要贏。」
  一時間安納金認為歐比王就要拒絕他的挑戰。但某事讓他師父的表情軟化下來,並且,不情願的,這大師點頭同意。
  「如你所願。」歐比王高傲的回答。「但我還是覺得你最好聽……」
  「沒什麼好聽的,師父。」安納金微笑的像是在欺負人。「是時候行動了,該時候跑了!」
  隨著信號一下歐比王和安納金竄向相對的方向。安納金高興的發現歐比王衝向最近的樓梯。而他相反的,直直衝向先前歐比王奸詐的搭乘上來的電梯。
  「這個麼,」他發出一聲帶著痛苦的輕笑,滿意於他的成果,「我說我學到我的教訓!你真的以為我還會再走樓梯?」
  這一次安納金會運用他的腦袋。這一次,腦袋將得到成就。

*********************************
  當電梯停下,安納金的臉色剛好能恢復正常,顏色回復健康,雖然他的雙腳仍如班沙獸(Bantha)般沉重。他踏出電梯門,走過廳間,停下來拾起他的長袍。幸運地沒有人拿走它:這些年內他已經在不同星球上弄丟了無法計數的袍子。祝歐比王好運,為他打算穿著長袍跑下四百階。安納金非常期待發現他躺在某個樓梯間,因為他長袍的下襬纏住了靴子。
  「你終於到了。」歐比王看了下時間,這幾乎讓安納金跳了起來。「但我想這至少比不到好!」
  安納金發現他瞠目結舌的面對他師父,尋思著這是不是某種因罪惡感所引起的幻象……
  「但……這不可能。你在這裡???」他把一手伸到腦後,困惑不解。「你怎麼能這麼快就下來?」
  歐比王露出自明的微笑。
  「我曾是”十歲以下”學童滑扶桿的冠軍。」

_________________
一條與眾不同的路
保衛的信念
他不只是真實,是必須是真實
引言回覆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電子郵件雅虎訊息通MSN Messenger
Lasif
絕 地 武 仕
Jedi Knight


註冊時間: 2006-02-18
文章: 107
來自: Across stars

發表於 Posted at: Wed Dec 01, 2010 7:35 pm    文章主題 Post Subject:

這是它的接續

絕地事務(沒什麼好擔心的)Jedi Business(Nothing to be alarmed about)
  「對我生氣沒有用。」歐比王不解的搖搖頭,無視桌子對面那倍受傷害似的表情。「是你要來這裡的。」
  安納金短暫的任性轉變成煩悶的順從,「別提醒我。」他從嘴角嘟嚷,心有不甘地。「我所有的存款……都沒了,呼哇!」他攤開雙手,「全吹了!而我猜那還只夠付主菜的錢!」
  歐比王明白,安納金真正在乎的是如何保存他的面子。毫無疑問,這是一次愚蠢的打賭——不說那些無力承擔後果的人根本不該輕易嘗試——然而,帕達瓦們普遍不對他們的財富有足夠的認知。但安納金身上的錢只比這裡一杯水的價錢多上一點仍讓他意外,這表示他最近寧可花上大把時間和Toms Yanel這類傢伙賭博而不去那些他個人認為不需要上的課。而現在,他端詳著安納金痛苦的表情,歐比王欣賞這年輕人,即便如此掙扎,仍覺得必須為了榮譽付起賭債。
  「你賭博前就該做好輸錢的心理準備。」歐比王以和藹的口氣責罵。「即便是你也一樣!」他看著安納金轉過頭,等著通常在每個不服從或愚蠢行為的例子後不可避免的說教。「帕達瓦,我不想對你嘮叨。現在你正為你所犯的錯誤付出代價。故事結束。現在嘛,」他搓搓手,「甜點的菜單在那?」
  安納金的雙眼誇張的轉圈。「甜點菜單?!」他對著他的師父尖弟兄。「我付不起那個錢!單單主菜的價格就足以讓人負債十年!更別提事實上你刻意挑那些單子上最貴的東西!」
  歐比王閉上雙眼,安納金有多緊張,他就有多放鬆。背景音樂及四周交際的低喃將他洗滌,令他安慰,讓他平靜。食物很昂貴,這是事實,但當一個人選擇La Snootier做為他們的聚會場所絕對能物有所值。
  在安納金的部分,荷包大失血令他極度消化不良……
  「放輕鬆,安納金。」歐比王嘆了口氣。「我會為甜點付錢。而且,」他以乎意料,令人難忘的慷慨加上,「我會付劇院的錢。我請客。」
  安納金的表情變得豐富精采。尷尬、罪惡感和喜悅鬥爭著。最後整合成某種類似懊悔的表情。
  「我很抱歉,師父。」安納金承認,紅了雙頰。「我須坦承我負擔不起全部的餐點,更不說接下來的劇院……」
  「這是為什麼我答應幫忙。」歐比王回答,樂見於安納金能在看到最終金額時不那麼生氣。「而事實上,我對為了償清餐費對得在廚房洗碗沒什麼興趣:我在做魁剛的帕達瓦時就做夠了。雖然看著你坐立不安的確是一種享受。」他舉起紅酒對安納金致意,然後一口氣喝光。
  這下安納金總算能在椅子上舒服的坐好,讓自己放鬆。「謝謝你。」他羞怯的微笑。「你不能早點告訴我嗎?那樣我至少能好好享受餐點而不是好像每一口食物都會讓我窒息。」
  「那樣有什麼好玩的?」歐比王環起手臂。
  安納金笑的更加開懷。「這個嘛,我會是笑到最後的人,師父。因為如果你要付甜點錢那我會點你所見過最大最貴的冰淇淋!」他對著歐比王眉開眼笑,洋洋得意。「上面還有特大號的威化餅!」
  「我知道。」肯諾比點頭,享受著那令人愉快的飽足感。「你光看著就會覺得撐。那樣你至少不會跑來跑去又提出更多浪費金錢的愚蠢建議!」
  安納金端詳著這第五層空間的裝潢風格。La Snootier分佈在十層建築中,座落於科羅森其中之一最有價值地區的核心地帶,它是富人及高水準分子進餐的場所,舊時代風格美術燈吊在奶油色的天頂。小型噴泉給予這地方典雅格調的氣息。入口處最具特色的大型大理石樓梯上鋪著紅色天鵝絨地毯歡迎來者,機器人侍者聰明且麻利地關注任何需求。這些都……很昂貴。而且不是一個絕地通常會來的地方。
  「那麼,」安納金漫不經心地將下巴靠在掌心。「你上次來這裡是什麼時候?你說過某些關於曾經在這裡的事?」
  歐比王露出回憶的表情。「噢,幾年前的事了。一個很好的朋友,她邀我慶祝飛梭比賽的勝利。」
  「她???」安納金問,「你剛說『她』?一個女性?」
  「安納金,」歐比王皺眉片利。「我的確有女性朋友,你知道的。和女性交談並不違反聖殿規則。和傳說剛好相反,雲杜大師不會因為看見你和異性交談就一眼把你變成石頭。而且我也沒那麼討人厭讓所有女人看到我就遠遠逃開。」
  「顯然如此,」安納金回應,揮手招來一個機器侍者,點了份「愉快的雪崩」,人類所知最令人驚恐的聖代。「我記得在伊歐夏女士(Lady Eeo-Shaa)的舞會那晚……」
  「你還在說這件事。」歐比王眼球一翻。
  「那可不公平。」安納金憤怒的提起下巴。「你和星球上最動人的女姓離開而我被一個挫折的老怨婦盯了一整晚!這有什麼正義可言?」
  「這就是為什麼我是師父而你是帕達瓦。」歐比王平靜的回應。
  「一個把我扔進火坑的師父!」安納金指控,雖然語氣中聽不出憤恨。「她一直在對我獻殷勤!如果不是一個蓋布里(Gabali)被她的點給噎死原力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他傾身向前,對他師父眨了眨眼,完全不覺得難堪。「所以,告訴我你和那個科瑞安女人發生了什麼事?」
  歐比王僅僅眼皮一動。
  「我們到她家。」他終於吐露。
  「真的?」
  「然後她煮了點咖啡。」
  「還有呢???」安納金的雙眼渴切的閃爍。
  「當時很晚了所以她建議——噢,看來我們的甜點來了。」歐比王勝利地微笑,讓他的帕達瓦椅子呯的一聲跌回它的位子。安納金困惑片刻,當他了解歐比王剛愚弄了他時冷哼一聲,他根本沒打算告訴自己那晚和誰發生什麼事。然而,這個下午安納金歷經這麼多的痛苦過程他也沒放棄他的決心:總有一天他會讓歐比王告訴他。
  即使他必須把他給灌醉。
  「多麼快捷便利的服務啊。」安納金哼了一聲,拿起他的長柄聖代匙嘗試性地探進順著聖代峭壁流下的巧克力河。
  「這點無雍置疑。」歐比王看了下時間。「我們只剩下半個小時到達劇院。」
  安納金做出洩氣式的鬼臉,用他所有精力開始狼吞處嚥,即便他,如歐比王的有趣用語,光看就覺得撐。但如果歐比王要為甜點付錢安納金當然要讓他的錢有價值!在這想法之下,這帕達瓦手忙腳亂,重覆著鏟起漸漸融化甜點的動作能讓人聯想到機械手臂。察覺到那些社會精英聚集在他學徒身上的目光,且安納金和自己在短期內不太可能再被受邀至此,歐比王儒雅的用餐巾輕拭嘴巴。
  「你會胃痛的。」當他表現著他的悲觀主義,安納金鏟起裡最後一點甜點,湯匙和碗發出勝利的敲擊聲。「剩二十分到劇院。除非你不想去,那麼……」
  「你在開玩笑嗎,師父?」安納金站起身,讓椅子在大理石地板上發出響亮的拖拉聲。「如果你要付劇院的錢我當然不可能錯過!」
  歐比王把他負擔那部份餐費——及大量的小費——放在正耐心等待安納金徒錢包挖出足夠金錢的機械侍者。帕達瓦深深嘆了口氣,放下他的積蓄。絕地沒有私人財產。他們也沒什麼錢。
  或說在歐比王打它們的主義時他們沒什麼錢……
  「十九分鐘。」歐比王提醒安納金,不必要地。
  安納金擺出鬼臉,當一個主意在腦中萌芽,他露出了微笑。
  「我們何不走捷徑?」自鳴得意地。
  「捷徑……安納金,」歐比王疲憊地用手蓋住雙眼,「你今天什麼都沒學到嗎?我不會「跑」到任何地方!我拒決,嚴正地、完全地且絕對地!餐廳裡其他人已經看上去想把我們捏著耳朵扔出去,因為我們破壞了他們的安寧!你沒注意到那個機械侍者看我們錢的方式?我想在那一瞬間他打算要咬下去確定它們是真的!」
  安納金已經以他漲滿的胃所能允許的最大速度跑現出口,因此歐比王別無選擇只能儘可能的跟上他。
  「師父,」帕達瓦走向樓梯,回頭道,「我只是打算讓我們快點到那。是你提到某人是十歲以內學童滑扶桿冠軍的。」把指著那有著繁複雕刻、平滑拋光表面的扶捍,發現歐比王有些臉色發白。
  「安納金,不要。」歐比王很快回答。
  「這是在浪費時間!」帕達瓦用左手輕拍著扶桿,在表面滑過,測試著他能得到多快的速度。「所以,這是間有錢人光顧的餐廳,誰會來阻止一個絕地?另外,他們早就覺得我們很奇怪。」
  「而你的偉大計畫就是讓他們覺得我們更加奇怪?」歐比王驚呼,察覺到來自那些紳士作態、穿著體面的顧客,從前廳踩著紅地毯走向座位時,聚集在他們身上的奇怪目光。「安納金,拜託你,聽我的……別這麼做!如果你從沒有聽過我這輩子說的任何一個字,看在原力的份上,現在聽我的!」
  太遲了。安納金已經坐到扶桿上,像個六、七歲的頑皮男孩,把一腳換到扶桿另一邊。他發出一聲微小、滿足的呼喊聲——足以驚嚇到幾個經過的顧客——然後把自己推向「快速到達地面」的探險。
  自然,歐比王有些罪惡感。把滑扶桿這個秘密快事介紹給他的學徒,使得他必須為其那難以駕馭的行為負起部分責任。在這類時候,當他需要一處對他開放,將他接納,他通常會簡單地用「絕地事務:沒什麼好擔心的」標準片語。現在,意識到安納金留下一路驚恐的科羅森上流份子,歐比王應用另一個在近八、九年,行事風格逐漸養成的過程中,學會的片語。
  「他與我無關。」他保證,指著安納金空出的位置。
  歐比王嘆了口氣,看了下時間,覺得這個動作在今晚做過了幾百次。問題不在於跑與不跑:某事讓他覺得他們到不了劇院。總得來說,他已經渡了個還過的去,也不太昂貴的休閒夜晚。安納金怎麼想則有待定論……
  他慢步走下五層樓梯,期待能在一樓大廳看見安納金等著他。
  他沒有失望。那個年輕人站在那,因某種足以讓最至死方休的敵人都因同情而低泣的痛苦彎著腰。一隻手堅定地抱著他的大腿跟處。安納金的表情不知怎麼能將「身心上極度痛苦」一詞詮釋的非常自然。很難不去同情他,歐比王來到他帕達瓦的身邊。
  「總有一天你會照我說的做。」歐比王皺眉蹙額,看著安納金努力著不讓眼淚落下。「但現在,讓我給你個建意。」他傾身靠近帕達瓦,低語:
  「成為滑扶桿冠軍的秘訣是知道別選一個有著大型、明顯金屬突起在底部的樓梯。」

_________________
一條與眾不同的路
保衛的信念
他不只是真實,是必須是真實
引言回覆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電子郵件雅虎訊息通MSN Messenger
Roy Starkiller
第501師台灣駐軍指揮官CO
星戰華人網網主Web Host


註冊時間: 2004-10-04
文章: 25768
來自: 台北、香港

發表於 Posted at: Thu Dec 02, 2010 1:27 pm    文章主題 Post Subject:

熱誠的翻譯 thumbs
_________________

引言回覆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發送電子郵件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雅虎訊息通MSN Messenger
回頂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Display Posts:  Select post Date  
回覆主題 Post Topic Reply
1頁(共1頁)

 
前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星 戰 華 人 網 chinese-starwars.com
Forum Powered by phpBB 2.0 of The phpBB Group
All forum topics and funtions are Mod. by Roy Starkiller and are exclusively for chinese-starwars.com
Banner Designed by Windwalker 東風 and Joetoy 玩具蚊子
Copyright (C) 2012 . All Rights Reserved
Taiwan , Hong Kong